君弥生。

随手散记自逍遥。

【尊礼】红绳 Chapter.1


#在贴吧上坑了的文
#没错我就是那个不断挖坑又不填的小弥
#小天使居然追到QQ上了决定痛改前非(你够)
#重新拾起来抖抖灰,不定期更新
#依旧尊礼,ooc归我

——
——

一大早醒来后发现宿敌躺在身边,你会是什么感觉?

——————
——————

以上就是宗像礼司遇到的难题。

让我们来形容一下室长大人醒来时看到的一幕——

他正乖乖地躺在了周防尊怀里,而周防尊则搂住了他的腰,两人的距离近得几乎鼻子挨着鼻子。

更重要的是,两人的衣服当时是——

凌乱不堪!

!——这是宗像礼司一醒来的内心波动。

!!——这是他发现自己衣服后的内心波动。

……——这是他了解完状况后考虑是否应杀人灭口的内心波动。

这是怎么回事?这里好像不是Secpter4的宿舍啊?昨晚也一直在加班,更不可能和这个野蛮人在吠舞罗喝酒……

然而,变故总是突然的。在宗像礼司还没有决定如何处理的时候——

“啊……”周防尊慵懒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oh天哪谁能告诉我为什么平时不赖床就会死的周防尊会这么早就醒过来!

面无表情的宗像礼司内心早已被woc刷屏。

——
——

看着周防尊那鲜有表情的面瘫脸上因注意到他后出现的震惊,宗像礼司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

“……我怎么会和你在一起?”默契地同时开口,随即意识到后又别扭地追加了一句:

“不要学我说话!”

又是一阵沉默。

“……这里可是我家。”看了看周围熟悉的布置,周防尊无比确定这里就是吠舞罗的二楼。

“我睡觉前也是在自己家!”宗像礼司微微眯起眼睛,凑近过去死死地盯着周防尊,“还有请阁下解释一下自己刚才的行为,为什么会紧紧地抱着我啊?如果实在没钱买抱枕我可以免费捐赠一个给吠舞罗。”

“……唉,太近了,宗像。”周防尊突然别过脸,伸手拉了拉宗像礼司的睡袍,鎏金色的眸子配合地看向了角落。

宗像礼司顺着他的手向下看去,正准备喋喋不休的嘴瞬间闭上——

他们两个现在的姿势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暧昧。他正半跪着坐在周防尊的怀里,一手搭着他的肩,另一只手似乎要抚摸他的脸庞【实际上是想打人】。而周防尊也揽着他的腰,空闲下来的手则拉着他微微敞开的睡袍……

“请阁下放手!”半响后,宗像礼司才反应过来,一巴掌拍来周防尊的手,气急败坏地从床上爬起来。

——没错,就是气急败坏,这个周防尊之前以为根本就不会出现在宗像礼司身上的情绪。

“……虽然不知道昨天晚上我们两人干了什么……”毫不客气地蹬着周防尊拖鞋的宗像礼司刚走出去几步后又转过头,故作镇定地推了推眼镜,“但如果是我不小心睡了阁下的话,在下会负责的。”

……放屁!谁睡谁啊?周防尊不耐烦地挠了挠头发。

“这个点草薙君应该也才刚醒吧?那只要趁他还在洗漱的时候溜出去就行了。”看着一边自言自语一边飞快地收拾好自己的宗像礼司,周防尊心里涌上了一股莫名地情绪。

想把他禁锢在自己身旁……

他马上就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他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试图使自己的意识清醒过来。

就在这时——

“啪!”胸口收到了重重的一击!

周防尊的腰猛地一弯,下意识地搂住了突然飞进怀里的人——

不对!他瞪大了眼睛看向怀里,发现怀里的人也在瞪大眼睛看着他。

仿佛应了他刚才的愿望般,宗像礼司又重新回到了他的怀里——而且是以一种突然倒飞回来的奇怪姿势飞回来的。

两个人都傻了,大眼瞪小眼。

woc我(他)不是走出去了吗怎么又飞回来了?!

——
——

草薙出云承认这是他26岁的人生里度过的最尴尬也是最不可思议的早上。

宗像礼司正优雅地坐在沙发对面,身形笔直,穿着制服的淡岛世理和伏见猿比古站在他身后,紧接着的是排列得整整齐齐的Secpter4击剑机动课成员。而沙发这边早已聚集了所有吠舞罗的核心人物,杂乱地簇拥着他们的王,还不忘偶尔出言挑衅一下对面的青组。

整个吠舞罗大厅里都弥漫着紧张的气息,如同战场上的硝烟般浓重。

快开口啊尊!你现在代表的可是吠舞罗!草薙出云低下头,拼命用眼神示意自家大将。

然而周防尊丝毫不在意这种一触即发的局面,依旧和平时一样慵懒地半躺在沙发上,看也不看宗像礼司。

“我就单刀直入地说了,今天早上发生的事绝对不是我自愿的。”还是宗像礼司率先开口,修长的手指悠悠然地划过面前的茶杯,语调随和却又不容反抗,“在工作日的晚上,我向来都是住在Secpter4的宿舍里的,淡岛君可以作证。”

“是的,室长昨天晚上加班到凌晨才开始睡觉,Secpter4的监控都清楚地拍摄了下来。”淡岛世理配合地回答,声音冷冷。

“呃……这个嘛……我们也知道。”见这边没有任何人有回答的打算,草薙出云只好硬着头皮接上,“可今早的事……又该如何解释?”

“嘛,被认为私闯民宅也是意料之中。”宗像礼司微微一笑,抬手接过伏见猿比古递来的材料,“这是我拜托白银之王调查的资料,请草薙君过目。”

并没有给尊呢……原来青之王也觉得尊不靠谱啊。草薙出云无奈地接了过来,却在半空中被周防尊一把截下。他随手翻了翻,英挺的眉宇微微皱起。

“……石板?”他淡淡地开口,声音有一种说不出的沙哑性感。

“哦呀?没想到阁下居然会对这件事产生兴趣。”宗像礼司笑着推了推眼镜,开口解释前习惯性地嘲讽了周防尊一下,“正如阁下所见,这次的事情其实是由石板能量紊乱而造成的。正好昨天阁下的队伍和Secpter4有过一次纠纷,打斗时,您的力量和我混在了一起。”

“被连接的两人不能隔开太远的距离,于是您就被牵扯来了这里?”草薙出云很快就明白了过来,宗像礼司赞同地点了点头:“白银之王现在已经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镇压石板,估计一周后就能恢复正常。”

“既然你都知道了,为什么还要这么大张旗鼓地过来?”周防尊不耐烦地将材料扔了回去,挑眉询问。

“……这才是我今天真正的目的。”宗像礼司的身体微微向前倾斜,紫罗兰色的眼睛里骤然爆射出咄咄逼人的目光。

“通过今早的实验,阁下应该也清楚,我们两人之间的距离,最多也就只能是五米。只要超过范围,其中一人就会被吸引到另一人身边。”他抬起头,直视周防尊鎏金色的双眼,之前隐藏得很好的低气压此刻毫无保留地散发了出来。

“可麻烦阁下解释解释,为什么被动的那个人会是我?!”

——
——

周防尊微微一愣。

他的意思是……他这一周只能按照周防尊的行动来行动?

这个结果让他始料未及,脑海里无意中浮现出之前的那个想法:

——想把他禁锢在自己身边……

难道……这个就是原因?

“……是因为你太弱了,宗像。”虽然心里想的不是这个,但话到了嘴边就情不自禁地换成了另一句讽刺意味深厚的话语,成功地激起了宗像礼司的愤怒。

尽管精致的脸上没有出现任何波动,但那一瞬间眸子里闪过的光如同利剑般狠厉。周防尊将这一切都收进眼底,低低地笑了一声。

身后已经有耐不住性子准备拔刀的声音了,连一向不在外人面前表露情绪的淡岛世理也忍不住向宗像礼司投出了询问的目光。宗像礼司轻轻摇了摇头,示意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草薙出云心里一阵着急,却又不好直接开口。周防尊倒是淡定得很,仿佛这一切都与他无关。

尊你不要再挑衅青之王啦你没看到对面青组的人脸都黑了吗?

“哦呀,没想到原因竟然是这个呢。”宗像礼司抬起手推了推眼镜,极好地掩饰住了愤怒的情绪,“但赤之王的实力似乎是与青之王相当呢,我可以理解为阁下在自嘲么?”

“啧……”周防尊不耐烦地啧了一声,草薙出云见状,急忙抢过话语权。

“造成这种情况,我们感到十分抱歉。但聪明如您,想必已经制定好了这一个月的活动方案了吧?”

“呀嘞呀嘞,不愧是草薙君啊,和您说话就没有个某个野蛮人说话那么累啊。”宗像礼司微笑着点点头,身子向后靠着沙发,双腿优雅地交叠在一起。

无视周防尊发出的类似“哼”一样的气音,他继续慢悠悠地开口:

“您应该也知道,Secpter4每天的工作量可是非常巨大的,我需要处理的文件虽说不多,可也绝对不少。”听到伏见猿比古不屑地哼了一声,宗像礼司倒也不恼,只是淡淡地追加了一句。

“这个月的奖金……”

“室长请您继续。”果不其然地被快速打断,他满意地点了点头,重新看向一脸忐忑的草薙出云。

“所以,您是想让尊……”

“不愧是吠舞罗的参谋,和您说话就是愉快。”宗像礼司微微一笑,偏过头与盯着自己的充满侵略性的鎏金色眼眸对上,“既然我这段时间里不能离开赤之王,那就麻烦赤之王移驾到Secpter4陪着我一起办公吧?”

“反正您一天到晚都闲得慌。”他轻轻启动薄唇,放慢的每个音节都有一种独特的诱惑。

周防尊居然罕见地没有反驳,看起来正在思索宗像礼司的话。可周围吠舞罗的成员们就不甘心了,一个接一个地叫嚣起来。

“喂喂!凭什么让尊先生去Secpter4啊?”

“就是就是!明明就是你自己被禁锢住了嘛!就应该和尊一起待在吠舞罗!”

“这不明摆着是将尊先生往虎口里推嘛!”

拔刀组的年轻人气得手都在发抖了,特别是性子急躁的日高晓和道明寺安迪,腰上佩戴着的长刀已经被他们拔出了一半。

“室长!”好脾气的秋山冰杜也忍不住开口了。

“请大家冷静一下。”尽管矛头都指向了自己,但宗像礼司的脸上依旧挂着完美的微笑,“你们的王并没有做出什么违反120法典的事情,而且我也和他有着距离上的限制,当然不可能将他拘留进我Scepter 4的监狱,还请各位放心。”

听到他这么说,吠舞罗那边的声音也渐渐小了起来。草薙出云悄悄地松了口气,顺便在对方看不到的角落给起哄者的头头一个凶狠的暴栗。

“哎哟!”八田美咲惨叫了一声,随即又意识到现在的场合,急忙捂住嘴巴。

见骚乱平息,宗像礼司将目光投向周防尊,嘴角微微勾起:

“那么,阁下的意思呢?”

周防尊的目光紧紧地盯着他,眸子里属于野兽的兴奋越来越浓,仿佛下一刻就会扑上去咬住宗像礼司的脖子。

“啊……不用想了,宗像。Secpter4那边我是不会去的……”

闻言,宗像礼司轻轻皱起了眉,草薙出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不过……作为给你的补偿,我也不会强求你待在吠舞罗。”周防尊移开目光,蠢蠢欲动的气息一下子烟消云散,“你来找地方吧。”

宗像礼司明显地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这次周防尊居然这么好说话。为了不住在吠舞罗他还精心准备了一系列无懈可击的反驳,没想到连用都没用上。

“怎么了,宗像?”男人抬起头看他,嘴角扯出一个狂野又邪魅的笑容,“难道你想住在吠舞罗?”

“……阁下说笑了。”宗像礼司反应过来,微笑着推了推眼镜,“既然这样的话,那地点就定在我家如何?离Secpter4和吠舞罗的距离都很近,这样的话也方便各自的族人寻找自己吧?”

“……随便你。”周防尊连眼皮都没抬一下,懒洋洋地回答。

“那就这么定了。”宗像礼司站起身,示意身后的淡岛世理,“那么准备工作就交给你了,麻烦你再和草薙君协商一下。”

“是。”金发副长沉着地应了一声。

“那么,”宗像礼司走到周防尊面前,微笑着伸出手。

“有请了,周防阁下。”

“哼。走吧。”周防尊看都没看他,径直擦肩而过。

宗像礼司饶有兴致地挑了挑眉,跟在他身后走出吠舞罗的门。

草薙出云看着鱼贯而出的拔刀队成员,不禁在胸口画起十字。

老天保佑,可别再惹出什么麻烦。

——
——

于是用背政史的时间改好了第一篇,因为一张敬大大的图所以有了这个脑洞,就是恋人被月老绑在一起的样子。_(:з」∠)_

因为开学了的缘故所以更新可能不那么如愿,小弥提前在这里向喜欢的小天使致歉(虽然觉得可能没有,懒)

新的一年里,有许多大大退坑,也有许多萌新加入。希望在我的有生之年(你够)能给大家带来更多的欢乐,因为我相信尊礼大旗永远不倒ww。

好了我滚去背政史了再不看明天就得死orz。祝米娜阅读愉快♡。

评论(20)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