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弥生。

随手散记自逍遥。

【尊礼】戏梗一百题【3】


【尊礼】戏(?)梗一百道
#吐血更新
#一起讨论某件事√
#原来应该到“我不高兴”,但眼癌看跳了,码完才发现【冷漠】
#阴阳师尊x阴阳师礼(上)
#阴阳师这破游戏我肝不动了!(摔手机)
#吃不完的ooc

——
——

“你终于醒了啊,尊。再睡下去太阳都要落山了。”金色短发的男子满面笑容地迎了上来,以标准的贵族礼节向周防尊行了个礼,“请吧,周防大师,委托人已经到了。”

“啰嗦。”对方明显不吃他这一套,懒懒地回讽一句,脸上没睡醒的模样清晰可见。衣服也只是敷衍地扣上了几颗扣子,只有赤红色的头发被潦草地打理了一下,全都嚣张地向后翘着。

“搞什么啊尊,你难道已经不会收拾自己了么?这样怎么找到好媳妇啊!”草薙脸上的笑容荡然无存,皱起眉头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周防尊,“这次的委托人虽说不是政府官员,但也是一个富可敌国的商人,不给人家留下好印象怎么有利于我们今后的委托啊。”

“嘁……知道了。就你啰嗦。”周防尊白了他一眼,意思意思将外套的扣子扣整齐。周围忙碌着的人看到了他,全都笑着大声和他打招呼。

“尊哥!下午好!”

“尊哥醒啦?今天又接到了一个大委托!不愧是尊哥!”

“那是!尊哥可是我们的王啊!阴阳寮HOMRA的头!实力自然不用说!”

周防尊低低地哼笑了一声,点点头以示回应。一旁的草薙看着这群人脸上狂热的崇拜,不禁有些无奈。

这家伙明明就是一个甩手掌柜,在小弟眼里的形象居然还这么高大。早知道他也当一个甩手掌柜算了,将吠舞罗的一切交给十束打理……算了算了,照这样估计吠舞罗早就没了。

前方渐渐传来了相谈甚欢的声音。十束多多良已经在里屋接待委托人了。虽然这家伙在阴阳术方面的造诣不是很高,但却是吠舞罗里难得的一个十分讨人喜欢的人,凭借着漂亮的面孔和古灵精怪的性格,在短短几分钟内就能赢得他人的欢心。

周防尊大大地打了个哈欠,在推门进去前微微拢了拢敞开得狂放不羁的领口。草薙微微落后半步于他。即使背后再怎么吐槽周防尊,但他的的确确是吠舞罗的首领,在外人面前必须给足他的面子。

“啊,初次见面,周防先生!”肥肥胖胖的男子艰难地从榻榻米上站起来,双眼放光地扑了过来,全身上下的肉随着他的步伐疯狂地抖动起来。

“初次见面,龙马一贺先生,很高兴见到您。”草薙向前一步,挡在周防尊面前握住了男子的手,一番话将周防尊脸上的嫌弃兜得滴水不漏,“很高兴能接下您的委托。请相信我们,将您的烦恼交给我们来解决,您的烦恼就是我们的烦恼。”

“……啊。说你的任务。”看到草薙暗地里做出的鄙视的手势,周防尊无奈地收起了脸上的表情,一边在榻榻米上坐下一边淡淡地开口。

“啊好的周防先生!”被称作龙马一贺的人飞快地回答了一声,却迟迟不肯坐下。

“怎么了,有事快说。”周防尊懒懒地掀了一下眼皮,径直拿起茶壶给自己斟满一杯茶。

“那什么……还有一位没有来呢,是不是该……等一等?”龙马一贺有些尴尬地搓了搓自己圆得几乎看不到手腕的手,“除了你们之外……我还请了一位阴阳师大人……毕竟这次的任务很难啊所以……”

“您说什么?”草薙刚喝了一口茶还没下肚,就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给惊到了,差点将嘴里的茶水孝敬给红木桌子,“您还请了别人?为什么之前不和我们说?”

“龙马先生,这次的委托就交给我们吠舞罗好了,保证能完成的。”一旁的十束也有些震惊。他和委托人已经聊了不下一个小时的天,居然一点信息也没有得知,这着实让人有些接受不能。

“啊真是不好意思……但这次的任务至今没有一位阴阳师能完成……为了这次能成功我就……”

“草薙,送客。”周防尊仰头将杯中的茶水喝尽,看也没看富豪一眼,撑着榻榻米站起身,径直往门外走去。

阴阳寮向来都是十分独立的组织,从没有听说过有那个任务是能让两个寮一同合作完成的。尤其是在现代化的今天,同行间的竞争更是日益激烈,不同寮的人在街上碰面了都没什么好脸色,有时还会因争夺同一样任务物品而挑起斗争,更别提同时执行一个委托的了。

作为全世界首屈一指的阴阳寮吠舞罗,更是不能容忍外人插进自己委托的行为。

“诶等等!周防先生!”见到周防尊要离开,富豪急忙踉跄着起身,却因自身体重而再次摔回了地面,“我知道这不合规矩!但我也是被逼无奈啊,这次要是再找不到冥水,我的女儿就挺不过这个月了!”

“请回去吧,龙马先生。寮主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除非您能辞退另一家阴阳寮,否则请恕我们拒绝。”草薙的语气明显低沉了许多,虽然仍旧是客气的官腔,但墨镜后的双眸已经隐隐透露出愠色,“不是我们不担心令千金的身体,但您应该也清楚我们阴阳寮中的规矩。所以还请您三思。”

“就是啊就是啊,龙马先生,您要相信我们的实力。”比起草薙隐晦的怒气,十束的情绪全都写在了脸上,“不是我自夸,我们吠舞罗的实力可真的不是一般的强!接下的委托就没有一次是失败的!您真的放心把这种委托交给除了吠舞罗之外的寮做吗?”

“我……如果我邀请的是Scepter 4呢?Scepter 4?你们确定能比他们还强吗?”富豪明显也急了,未经过大脑的一句话就这么脱口而出,瞬间屋里屋外都安静了下来。

龙马一贺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门外吠舞罗众人的目光已经愤怒到能将他撕成碎片了,脾气再好如草薙十束也忍不住黑了脸。仿佛只要周防尊一声令下,所有人都会扑上来将他炼成飞灰。

而此刻最应该生气的那个人在门口停下了脚步,背着他定定地站在逆光的地方,无法看清他的表情。

“你再说一遍?”低沉的声音如同浸泡在醇厚的酒浆里,每个音节都透出属于男性的性感。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错了!我知道……知道错了!我不请Scepter 4了!就请你们!饶了我吧!”周防尊话音未落,富豪早已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泪水糊满了整张充满油脂的脸,结结巴巴地求饶。

天知道得罪了吠舞罗是什么样的下场,这帮被称作最不像阴阳师的男人手段残忍得出奇,可偏偏个个都身手了得,估计带来的保镖都不够他们一个人杀的。

“起来,坐在这里等Scepter 4的寮主过来。”周防尊却突然折了回来,一屁股坐在龙马一贺身边,重新从茶盘里摸出一个干净的杯子,满满地斟上一杯茶。

这转折来得太快,一瞬间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草薙最先反应过来,一脸不可置信地凑到周防尊耳边:“你在搞什么,尊。你不是最讨厌和别人合作的吗,这有坏规矩啊尊!”

“没关系,反正那家伙也不在意。合作一次也不会怎么样。”周防尊漫不经心地回答了一句,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但连续敲着桌面的手指暴露了他此时内心的愉悦。

……搞什么?十束脸上的表情都碎掉了。

身后众脸懵逼。

“啊!是吗!不介意真的太好了!”只有富豪一个人有些茫然地眨巴着小眼睛,乐呵呵地笑了起来。

在所有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周防尊慢悠悠地在茶几上摆好茶点,装饰精致的金边在阳光下反射出灿烂的光。

“尊哥!有客人来了!”大门外传出一道响亮的声音。

草薙和十束没来由地紧张了起来,双眼一动不动地盯着门口,想看看能让周防尊回心转意的是何方大神。

“放他进来。”周防尊头也不抬,鎏金色的眸子瞬间被火焰点亮。

——
——

骨节分明的手扣住了门缝,缓缓拉开一条缝隙。

十束差点想扑上去开门,被草薙用力摁了回去。

门被缓缓推开,优雅从容正如开门的人。来人有着冰雪般透明的肌肤,高贵浓稠的墨蓝色短发,遮挡在镜片后的绀紫的眼睛。白西装的简约和风雅在他身上提现得淋漓尽致。看着他打得一丝不苟的宝蓝色领结,草薙不禁转过头看了一眼自家大将敷衍的穿衣风格,又默默地转了回来。

来者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即使是阅女无数的草薙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比他之前见到的美女好看太多。

“宗像先生!”富豪重复了之前见到周防尊的那套动作,在地面上挣扎了半天爬起来,带着一身抖动的肥肉扑向了进来的人。

一道红光闪过,炽热的火焰在空中瞬间绽开消逝。从头到尾就只有零点几秒,但从中散发出的高热仍残留在空中,似乎一不留神衣服就会被点着。

龙马一贺果然停下了脚步,颤颤巍巍地扭过头看着一脸淡然的周防尊。

来人微微挑起眉,身后的两名部下在第一时间都按上了腰间的佩刀,却被上司抬手拦下。

“还真是野蛮的见面礼。”年轻的男人向前走了几步,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周防尊,嘴角扯开一抹锐利的弧度,“好久不见,您过得如何,周防阁下?不,也许该称呼您为,周防师兄?”

“啊……师弟。”周防尊懒懒地挑了挑眉,愉悦地发出一道气音。似乎对这个称呼颇为享受。

草薙硬生生地堵上了燃烧着八卦之魂的十束的嘴,门口的两人倒是依旧立在原地,只不过脸上的震惊几乎要掩盖了先前的冷漠。

……这个信息量有点大啊。

“很遗憾,我并不承认像您这样的人有资格当我的师兄。”Scepter 4的寮主耸了耸肩,径直越过周防尊向另一侧的努力降低自己存在感的人问候,“初次见面,我是Scepter 4的寮主宗像礼司,想必你们二位就是草薙先生和十束先生吧?久仰大名。”

“初次见面,宗像先生。是我们久仰您的大名啊!”草薙带着十束站起身,硬着头皮迎了上去,脸上的笑容看起来一改之前的尴尬,无可挑剔。

周防尊淡淡地哼笑一声。

“吠舞罗的二把手草薙出云,战斗力仅次于寮主周防尊的存在。善于变幻火焰,战斗时以诡异灵敏著称,喜欢收集名酒;吠舞罗的三把手兼情报网十束多多良,虽战力略显薄弱却精通医术,是阴阳师里罕见的医生,兴趣爱好广泛,论起收集情报的准确和快速鲜有敌手。”宗像礼司绕过茶几,在周防尊对面盘膝坐下,狭长的眸子似笑非笑地看着二人,“吠舞罗能有你们二位,实属这野蛮人的荣幸。”

“嘿嘿谢谢宗像先生夸奖,不过这也只是我不值一提的兴趣爱好而已,宗像先生了解得可真清楚呢。”十束笑着摆了摆手,腰间的肌肉却在无形中蓄力,随时准备进入战斗状态。

草薙也点头应和了一句,依旧保持着警惕。虽说看起来和尊很熟,但这一来就出这手究竟是什么意思。这个男人给他的印象太危险,尽管他看起来一直面带微笑,可不禁让人怀疑下一秒他就会从口袋里抽出符咒大杀四方。

“不必如此紧张,看来是我失礼了。”宗像礼司打了一个手势,金发女下属随即领会,微微弯腰将手中提着的礼盒递给他。

“这是一点小小的见面礼,就当做对刚才失礼的补偿吧。”唇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他将礼品放在茶几上推向周防尊,半眯起的眸子里波光流转,如同冰湖上的雪一般动人。

“你明知道我不需要这种东西的。”周防尊半眯着眼睛,似乎并不在意桌上精贵的礼物,视线倒一直集中在对面那个男人身上。

宗像礼司一脸惋惜地看着他。“可我以为草薙君会喜欢。”他轻轻撕开包装,露出里面暗红色的酒瓶,“波尔多酒庄的典藏版,特意让朋友从拉菲酒庄带回来的。没想到您却不要。”

“我——”话音未落,草薙的眸子就已经亮了起来,随即却又换上了礼貌的笑容,下意识脱口的音节被他硬生生地改了回去,“很高兴与宗像先生会面。宗像先生大老远前来,应该是我好生招待才是,怎能让您破费呢?”

不愧是能和吠舞罗抗衡的阴阳寮!有钱不说,人脉还真不是一般地广!嗜酒如命的草薙怎么可能不觊觎这大名鼎鼎的酒庄,尤其是这有钱还不一定买的到的典藏版!草薙平静地喝下一口茶,内心已经被激动刷屏。

周防尊无奈地耸了耸肩。尽管草薙出云为了整个吠舞罗并没有收下宗像礼司的礼物,但自己兄弟喜欢的东西似乎没有拒绝下的必要。

“哦呀,是吗,草薙君太客气了。”宗像礼司微微一挑眉,看着草薙的目光似乎多了几分意外,“看来是我失算了,但带出来的礼物就没有重新收回去的道理,还望草薙君笑纳。”

“收了。宗像寮主的礼物,怎有不收之理。”草薙还没开口,周防尊就懒洋洋地插了一句。

“希望周防寮主喜欢。”

“比起酒,我对你的兴趣倒是比较大。”

“哦呀哦呀,您这句话似乎颇有歧义啊。”

“我说的什么意思,你自己清楚。”

十束低低地咳了几声,满眼睛熊熊燃烧的好奇心。

“失礼了。”宗像礼司瞥了一眼身后神色各异的下属,淡淡地哼了一声,指尖掂着茶杯抿了一口,随即不满意地皱眉,“说了多少次了,周防。给客人喝的茶一定要是温的,这是最基本的待客之道。”

“就你最麻烦,宗像。”周防尊不耐烦地啧了一声,随手在空中打了个响指,赤红色的火苗凭空出现,像一条小龙般钻进茶杯,随即便有袅袅热气慢悠悠地冒出。

“哈……你喜欢的58℃。”

“谢了。真亏您还记得。”白得不可思议的指尖看起来比瓷杯更加温润冰凉,宗像礼司低下头浅酌一口,浓郁的茶香让他满意地眯起了眼睛。

周防尊只是低低地哼笑了一声,撑着脑袋看他喝茶时的样子,眉宇间都洋溢着愉悦和餍足。

认识了周防尊这么久,从未见过他有这么情绪外露的时候,似乎整个人都因好心情而变得温和了许多,那眼神几乎能把对方融化了……

等等!草薙这才发现不对,一把抓住了十束的肩膀,吓得他差点跳起来。

“……怎么啦草薙?!”十束疼得龇牙咧嘴,还不忘压低声音问。

“你有没有觉得……尊他……”草薙转过头,满脸不可置信,“……有点不对劲?”

“你太迟钝啦草薙。”十束不满地指指点点,“King他这副样子……显然是堕入爱河啦!”


——
——

然而重点似乎并不在谈论某件事上_(:з」∠)_

没办法一写到这两人恩恩爱爱(?)的场景就根本停不下来,尊哥对自己喜欢的人几乎是无条件地宠着的,试图努力还原他用自己的方法宠着室长的情节。

说到这里忍不住吐槽一下官方!捅了我一刀现在还痛着突然又发糖?!我现在很迷茫啊是要骂官方还是赞扬官方呢???

不过既然这两人都订婚了就没关系了,你看戒指都有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去跑操场啊啊啊他俩终于搞一块去了!!我等了这么久啊!!!

这不要脸的姿势……///////

再次感谢阅读!且容我写作业冷静冷静……

评论(1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