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弥生。

随手散记自逍遥。

【尊礼】红绳 Chapter.2


#修改后重发
#尊礼夫夫的同居生活(bu)
#请戴好墨镜拿好板凳前排围观
#ooc归我

——
——

“麻烦阁下快一点,明明看着很结实可力气怎么这么小呢?”宗像礼司靠在门边,双手抱胸优哉游哉地看着满头是汗的周防尊,熟练地嘲讽道。

“……闭嘴!”周防尊已经累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硬生生地从嘴里挤出几个字。

这家伙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没看到自己身上背着的这么多包裹吗?不帮忙就算了还在一旁冷嘲热讽,更可气的是居然还不让自己坐电梯!这个男人的性格也太恶劣了吧!

看了看手边的行李,周防尊无奈地叹了口气,按捺住想把它们一把火烧掉的冲动,重新提起来向上爬去。

也不知道草薙出云和十束多多良都给他准备了什么东西,为什么住一个星期要带这么多东西啊?要不是被十束多多良死皮赖脸地缠着自己直接两手空空地来了!

双脚终于登上了最后一级台阶,周防尊狠狠地喘着气,一边抹着汗一边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说什么公务员忙来忙去却没钱的家伙还真的好意思!居然堂而皇之地占据了这栋东京房产排行榜前三的顶楼!而且还是一整楼!对于寸土寸金的日本来说这是多么奢侈!

宗像礼司满意地看着周防尊脸上的鄙夷之情,转过身将红木制成的门打开。

经历过外面精致的洗礼周防尊已经不太在意里面精美的布置了,注意力很快就移到了别的地方。

作为一个单身男人的房间,里面干净整齐的布局简直可以作为所有妻子教育丈夫的典范了。没有成堆的衣物,没有成堆的泡面桶和啤酒罐,更没有任何一丝懒散敷衍的气息在里面,从头到脚都崭新得给周防尊一种刚刚搬家的错觉。

“您能光临寒舍真是令我蓬荜生辉。”宗像礼司微微躬身,嘴角掀起一抹恶趣味的微笑,“请吧,Team Homra 的赤之王,周防尊。”

“……真恶心。”周防尊不耐烦地选择了无视,刚准备拖鞋进去,目光却在不经意间落在了一尘不染的光滑地板上。

一个念头突然在他脑海里成型,他也学着宗像礼司勾起嘴角,直接穿着鞋大步走了进去!

宗像礼司的脸上闪过一抹阴沉。

“你家的地板还蛮干净的啊,宗像。”周防尊故意在地上用力地跺了几脚,在可怜兮兮的地板上留下几个乌黑的脚印,随即又怕宗像礼司不生气似地从怀里掏出烟盒,作势正要抽烟。

“……请阁下注意一下,您现在可是在别人家里。”宗像礼司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怒火,嘴角的笑容一成不变。

啧……真是个无趣的男人。周防尊不爽地挠了挠头,心里升起一股莫名其妙的火焰。

“哼……真想看看你哭的样子。虚伪的青王。”

“哦呀?我也很期待阁下臣服于我时的情景呢。”

鬼使神差地,原本想就这样弄脏每一个角落的周防尊竟然乖乖地走回了门口,在宗像礼司微微诧异的目光下换好拖鞋,将自己的行李拖了进来。

这……算什么?悔改?本想出口再讽刺几句,但他还是叹着气放弃了这个想法。

还要与这个家伙一起生活一个星期……要是现在就玩脱了接下来就不好办了……万一他一时兴起强行把自己留在吠舞罗就……能忍忍就忍忍吧……

想到这里,他无奈地转过身,锁上了大门。

赤之王周防尊与青之王宗像礼司的同居生活,便由这扇门的闭合而开始。

——
——

周防尊懒洋洋地半摊在宗像礼司家的沙发上,半抬起的眼睛里映出他忙忙碌碌的身影。

看来他的话还是有一点可信程度的,从他进门后就一直在他眼前转来转去地处理文件,终端机也是接连不断的响,纷杂的声音让本想补个觉的周防尊感到有些恼火。

“喂,别晃来晃去,宗像。”他不耐烦地啧了一声,鎏金色的眸子紧紧地盯着他,大有不同意就开打的架势。

脚步声果然停了下来,预料中的嘲讽也随之而到:

“哦呀,打扰到您的休息了么?那还真是对不起啊。”宗像礼司推了推眼镜,语气里却没有半点道歉的意思,“不过这就是公务员的生活,我们说白了就是领着政府工资艰难度日的小职工,对阁下这种天天赖在吠舞罗混吃混喝的生活特别羡慕呢。”

“……想打架吗?”周防尊面无表情地开口。

“啊啊如果阁下控制不住自己身为野蛮人的冲动的话还请去Secpter4的监狱里待着,我会给你特殊待遇的。”宗像礼司推了推眼镜,毫不客气地回答,“另外如果阁下损坏了家里的东西,账单我会如实寄到吠舞罗的。”

“……啧!那你就别老是在我面前晃!”

“哎呀那还真是遗憾呐,这就是我办公时的习惯,委屈了阁下真是不好意思。”

“你知不知道你这种虚伪的说话方式,很欠揍啊。”

“就算以阁下的智商也应该知道殴打公务员是犯法的吧?”

“啧……真想撕烂你这张嘴!”

“嘛,在某些方面在下和您的观点是有一致的。”

“叮铃铃……”这场如同小孩子般的吵架被一阵突兀的铃声给打断了,宗像礼司愣了一下,还是在周防尊可以杀人的目光里掏出了终端机。

“室长,有事情需要您的处理。”电话一接通,伏见猿比古那没有任何力气的声音便传了出来,还伴随着一连串键盘敲击的声音,想必是边在摆弄电脑边在打电话。

“请讲。”一提到工作,宗像礼司整个人的气场就不同了,虽然随意却并不懒散。

“我们写给政府的预算申请被批回来了,财政部门不同意拨出这么多钱给我们,说每个月拨给我们善后的钱已经够多了。”伏见猿比古啧了一声,显然对官方的这种说辞感到不满。

“没关系,本来也没指望能从政府那里得到。”宗像礼司倒无所谓地耸耸肩,“能给我们这么多资金已经是他们最低的限度了,这种时候还是不要去惹怒他们。”

“第二件事,最新的异能者案件我已经写好报告了,需要您的签字。”

“去找淡岛君好了,她的印章也有效。”

“第三件事,秋山小队今天巡逻时,发现了一家非法经营走私物品的小店,现已将全体涉案人员抓获,请问要如何处理?”

“让弁财君清点他们非法获得的钱,查出他们的货源和顾客,整理好名单后移交给东京刑警大队,我们没必要为他们的案件耗费体力。”

“第四件事……”

周防尊看着面前沉着冷静,将一切都安排得井井有条的宗像礼司,不耐烦地挠了挠自己凌乱的赤发。

心里有种莫名的恼火……感觉像是自己重要的玩具被别人抢走了一样……

等他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走上前抓住宗像礼司打电话的那只手了。

“哦呀?”宗像礼司对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只是轻轻地挑了挑眉,随即扭过头继续镇定地下达命令。

“嗯,就这样,处理好这份文件后你就可以午休了。不要叹气嘛伏见君,虽然我待在家里可也有很认真地在处理公务啊。”

电话被对面毫不犹豫地挂断,宗像礼司无奈地摇摇头。

“那么,赤之王先生,您又是为什么要抓着我呢?”他放下终端,插着腰,一脸看上去很温和实则杀机四溢的微笑。

“……”周防尊一时语塞,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发神经地冲过来,而且还保持着这个暧昧的姿势长达一分钟之久。

他只好狠狠地瞪着他,宗像礼司也毫不客气地回瞪,两人谁也不让谁,大厅里一下子充满了剑拔弩张的味道。

就在这时,一道细微的声音打破了这种僵持的局面。

“咕噜噜……”周防尊的肚子似乎看不惯了,开始抗议起来。

“……我饿了。”突如其来的救命稻草让周防尊喜出望外,一边理直气壮地回敬一边思考该如何奖励自己的肚子,抓着手腕的手还加重了几分力度。

“……唉,真拿阁下没办法。”宗像礼司微微一怔,显然没料到会是这个回答,只好扳开周防尊的手指走向厨房,“饿着客人也是一个失礼的行为。那请阁下稍等片刻,午餐一会儿就好。”

原来赤之王也有这种表情啊,真像一只等待投食的大猫。脑海里浮现出刚才周防尊说饿时脸上有点兴奋又有点无奈的神情,宗像礼司情不自禁地勾起了嘴角。

“那您就睡一会儿吧,饭好了我叫您。”带着微笑转过身,宗像礼司打了招呼后就走进厨房,丝毫没有注意到周防尊脸上闪过的一丝错愕。

像三月蒙蒙的小雨,又像吹拂过冰冻湖面的春风,甚至有点像天使——尽管周防尊从来没有见过天使,但脑子里却自然而然地出现了这个比喻。柔和却不妩媚,优雅却不高傲,他撕开了平时盖在脸上掩饰自己的面具,像敌方首领展现出了最真实的一面。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周防尊知道自己还是有一瞬间被这个笑容俘虏了。

傲慢的宗像礼司,虚伪的宗像礼司,一脸欠揍的宗像礼司,刚才那个美得让人心动的宗像礼司……无数个他在周防尊脑海里转来转去,弄得他有些心烦意乱,用力地抓了抓头发后又重新倒回了沙发上。

这么多宗像礼司……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他?

——
——

“喂,尊,过得怎么样?和青之王闹矛盾了吗?”接通电话,草薙出云带着笑的声音从那头传来,很容易想象出他一边擦杯子一边用肩膀夹住电话的样子。

“……”周防尊没有回答,只是将开了免提的终端机放在胸口。

“喂?喂?听得见吗?”玻璃碰撞木头的声音,草薙出云放下杯子,有些奇怪地拿起终端,“尊?”

“……听得见。”沉默了一会儿,周防尊还是决定开口回复一下老友免得回去受到嘴炮攻击。

“嘛,怎么这么有气无力的啊,尊?和青之王吵架了?”草薙出云无奈地坐下,双手撑着吧台,“你现在好歹是寄宿在别人家里,不要总是惹他不高兴啦,克制一点!”

你试试啊一早上都没睡觉你克制吧。周防尊还是没有回答,但心里的吐槽却一直没停。

见他没有说话,草薙出云也习惯了,照旧嘱咐他一些出发前已经说过无数次的话。比如什么少吃点肉多吃蔬菜啊,在青之王家里不要随便抽烟啊,他办公的时候要安静啊,不要经常打架吠舞罗很穷的啊之类的。

周防尊不耐烦地啧了一声,将终端放在一旁的茶几上,打算趁着他啰嗦的时候先补一下觉。

终端里突然安静了下来,刚才还念念叨叨的声音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根本就没有出现过。

周防尊有些疑惑地扭过头,拿起终端放在耳边,刚想开口询问是不是八田美咲又把吧台砸了……

“哟!King!中午好呀!”一个柔和却又兴致高昂的声音异常响亮地从吠舞罗传来,顺着终端一路挺进,最终杀到周防尊的耳朵里。

周防尊又沉默了一下,揉了揉有些发疼的耳朵。

然后猛地挂断了终端。

“喂喂?King?喂?”十束多多良还不死心地一遍一遍说话,结果得到了草薙出云一个利落的暴栗。

“哎哟!你干嘛啊草薙哥?!”被砸了头的人表示很不爽,如同凳子上安了弹簧般猛地跳了起来。

“笨蛋!太大声了!”草薙出云瞪着他,一脸“你蠢吗你蠢吗”的表情。

“哦呀,是那位十束君么?真是有活力啊。”宗像礼司围着围裙,端着菜从厨房里走了出来,脸上又恢复了以往周防尊讨厌的表情。

“……啧,那个笨蛋。”周防尊盯着他脸上谦和又高傲的笑容,心中莫名地火起。

“说自己的同伴笨蛋可是一件很失礼的事情呢。”宗像礼司耸耸肩,将一盘盘菜认真地摆放在桌上,一系列的动作并没有因周防尊炽热的目光而出现波动,“还有请阁下不要一直盯着我看好么?难道在下脸上写着‘请看我’这三个字吗?”

“……不,是欠揍。”周防尊淡淡地回嘴,别开视线,像在自己家里一样自然地站起身去消毒柜里拿餐具。

宗像礼司一时语塞,白了他一眼后又转身进了厨房。

饭菜的香味已经在房间里扩散了,诱人的味道令周防尊情不自禁地看向了宗像礼司正在厨房里忙活的背影。他并没有意识到他的视线,依旧埋着头炒菜,腰部的衬衣被围裙带子束紧,勾勒出略显单薄却又优美流畅的线条,挽起的袖子中露出的雪白手臂几乎和衬衫融为一体。

这家伙……意外地会做饭啊。可为什么脸色看起来还是那么苍白?周防尊收回视线,将两个碗随意地叠在一起。

能让他这么温柔地对待碗实属不易,他向来都是直接将碗扔到餐桌上。不过看着这些陶瓷碗上精致的花纹,想必如果弄坏的话又免不了宗像礼司的一顿说教吧?

——
——

左手有力地端起锅,将所有的菜悉数铲进锅里,宗像礼司抬起手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珠,在关掉抽烟机的同时随手解下腰上的围裙。

好久没有做饭了,竟然有些生疏,成品的样子也不尽人意。他不满意地微微皱眉,犹豫了一会儿后还是将它端了出去。

坐在饭桌旁的周防尊早已经等的不耐烦了,一脸“你是乌龟还是蜗牛”的表情。宗像礼司微微勾起嘴角,将最后一盘菜摆在他面前。

“哦呀,没想到阁下居然还有这种礼貌,知道要等人都齐了才能动筷子,我是不是应该为自己受到了这种待遇而感到荣幸呢?”他拉开周防尊旁边的椅子,托着下巴看向周防尊,眼底的微笑里明明白白地写满了揶揄的神色。

“……烦死了,都是草薙逼的。”周防尊瞪了他一眼,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对宗像礼司嘲笑的不爽。无视他提高音调的笑声,他拿起筷子,准备吃饭。

“嗯……”片刻后,他又收回了筷子,脸上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哦呀?怎么不吃呢?您不是饿了么?”宗像礼司挑了挑眉,夹了一片青菜放进嘴里,无声地咀嚼。

……该死的!这个家伙一定是故意的!周防尊恶狠狠地盯着宗像礼司笑眯眯的侧脸,恨不得一巴掌扇过去。

这都是一些什么菜啊?!青菜汤,红萝卜炒白萝卜,干煸包菜,凉拌苦瓜,虽说是三菜一汤但这里面居然没有一个荤菜!这不是存心不让无肉不欢的自己好好吃饭吗?!

“……我要吃肉。”一个一个字地从牙缝里挤出来,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呀嘞呀嘞,您不早说。”宗像礼司耸了耸肩,摆出一副可惜的样子,“不过以您的性格必定是偏食的吧?多吃蔬菜对身体好,您就先将就着吃吧。”

“你看起来也不像是信佛的人。”

“谁告诉您只有信佛的人才能吃素?”

“可你这根本就没有肉的影子啊!难道你平时都是这么吃的?!”难怪那么瘦。

“不是哟,平时我都是在屯所里吃饭的。”宗像礼司用筷子点了点周防尊的身后,示意他回头看,“工作忙的时候根本没时间去食堂,索性在办公室里解决了。”

周防尊偏过头,之前他还没注意到,现在看到也有些吃惊。大箱大箱的包装盒被整齐地摞在一起,细数下来竟然有九个之多。大多数是用来提神的咖啡和绿茶,最下面装的则是卡路里伴侣。

这家伙……平时就吃这个?周防尊下意识地扭过头,眼睛里映出了宗像礼司略显苍白的皮肤。

“啧……”低低地发出了一声气音,虽然还是很不满,但周防尊还是乖乖地夹起青菜放进嘴里。如果草薙出云和十束多多良此时在这里,肯定会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几乎不吃蔬菜的赤之王竟然破了例,这可真是罕见的大事。

以狼吞虎咽之势解决完肚子问题的周防尊半躺在了椅子上,感受着嘴里残留的清淡的香味。这几道菜的味道远比他想象中的要好,但没有肉的午饭还是让他感到有些不适应。

瞥了一眼还在细嚼慢咽的宗像礼司,周防尊无奈地叹了口气,起身将吃完的碗筷收拾到了一起。

“……以后我来煮饭,就当是房租了。”他扔下一句话,自顾自地走向厨房。

宗像礼司咽下口中的菜,有些诧异地看着他的背影:“……您是脑子被撞坏了么?居然会愿意做这种事。”

“……你忙你的。”随口撒了一个谎。

废话要是继续让你煮我岂不是这一个星期都没有肉吃了?

但宗像礼司显然当真了,他看起来有些微怔。周防尊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他惊愕的表情,觉得他现在的样子比他刚才虚伪的笑容看起来要顺眼多了。

好半天宗像礼司才反应过来,有些尴尬地扭过头错开他的目光,推了推并没有下滑的眼镜。

“……那还真是谢谢了。”很小声的一句话,却被周防尊敏锐地捕捉到了。

这下轮到周防尊惊愕了,他没想到宗像礼司会相信他的话。

“……切……快吃!”他不自然地催促了一句,随即飞快地走进了厨房。

……既然是王就不要这么轻易地相信别人的话啊,就没有一点保护自己的意识吗?不是平时看起来还很拒人于千里之外么?

无名的火从他心里燃起,令他烦躁地啧了一声。

——
——

这次两个人倒是挺有默契,周防尊依旧躺在沙发上休息,宗像礼司则在一旁不远处的一个房间里办公。

不知不觉间,一个难得的和平下午就这么匆匆过去了。没有人打扰的效率还真不是一般的高,宗像礼司勾起唇角,满意地看着他精心写成的文件,将它合上塞到抽屉里。

那么,接下来就继续上次的拼图吧!他微笑着拿出一盒拼图,放到桌上颇有兴致地打开。

嗯……看来是拼到这里了……他拿起一块,正准备嵌进去。
下一秒拼图就契合地和其他碎片连在了一起,但坐在桌子前的人却不见了踪影。

周防尊已经预见到了会发生什么事情,慢吞吞地转过身,一把接住了从屋里飞出来的人。

“咚!”这是宗像礼司在飞出门时脑袋与门亲密接触的声音。

“啪!”这是宗像礼司精准地落到了他怀里的声音,周防尊还良心地托了他一把免得他摔跤。

宗像礼司显然还没有从这突然的事件里反应过来,镜片后面的眸子里还直勾勾地盯着周防尊,竟然给他一种莫名的天然呆的感觉。

“……我去做饭了。”周防尊无奈地放下他,挠了挠头朝厨房走去。

在他走进厨房的那一瞬间,他突然低下了头,闪烁着寒光的水果刀擦着他头顶的赤发径直刺进了他前方窗棂,力道大得几乎让小刀整根没入。

“……啧……干嘛啊宗像……”周防尊咂了咂嘴,慢吞吞地转过头,漫不经心的鎏金色眼瞳直直地对上那双看似平静实则已被掀起滔天巨浪的紫色汪洋。

“……我想阁下应该需要解释一下。”宗像礼司挺直了身体,面无表情地推了推下滑的眼镜,“明知道现在是这种情况,为什么不打声招呼就擅自离开?你考虑过我的感受么?”

周防尊避开了宗像礼司看似平静的视线,脑海里回味着刚才他说出的话语,突然又像是想到什么似地笑出声来。

“宗像,你说的话好像女人在埋怨她早出晚归的老公。”

宗像礼司脸上的微笑在那一瞬间僵硬了一下,这一细微的变化被周防尊敏锐地捕捉到了眼睛里,嘴角的笑意更加明显。

原来看这家伙难堪是这么有趣的一件事,这可比他之前那种假惺惺的脸好看多了。

出乎意料地,宗像礼司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开始礼貌地反击。

“首先,我想纠正一下您的观点,我是男性,不是女性,这点想必以阁下的智商也能明白。”他单手扶着腰,修长的手指勾勒出一根优美的线条,“其次,我希望阁下能郑重地考虑一下在下刚才说的话,既然您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到我,那么还请麻烦阁下在行动时多留一点心,不要使在下受到无妄之灾。”

“啧……麻烦……我不是已经接住你了吗?”周防尊收回情不自禁地落在他腰上的目光,挠着头撇了撇嘴,一脸不在乎的神情。

“哦呀?那我是不是还要感谢一下阁下的反应力呢?”宗像礼司微微眯起了眼睛,慑人的目光如利剑般刺向了周防尊,“但其他的损失呢?像精神损失和家具损失之类的就可以忽略不计了是吧?”

周防尊发出了一声不耐烦的气音,随即便换来了宗像礼司的一个毫不客气的白眼。

“反正说了您也不管,但麻烦您下次擅自行动时能否考虑一下周围的环境呢?您的这一举动导致了我的头受到了不亚于被一棍子打到的伤害……”

“……撞到哪里了。”周防尊叹了一口气,打断了宗像礼司接下来一连串滔滔不绝的说教,手插着口袋走近了一些。

宗像礼司伸手指了指发丝里一个凸起来的肿块,没好气地回答。

“这里。嘛想必野蛮人也是无法掌握下手力度的但如果再有一次的话还请恕我……”

还没说完的话突然地停在了嘴边,周防尊温热的大手毫无征兆地按在了他的伤口上,有些粗鲁地揉了揉。

淡淡的红光在他手上一闪而过,适当的热度毫不费力地驱散了积压在那里的淤血,暖洋洋的感觉愉悦了宗像礼司身上的每一个细胞。但他此时已经完全愣在了原地,微微睁大的紫罗兰色眼眸里映出了面前人几乎察觉不到的笑意。

片刻后,周防尊收回了手,满意地看着宗像礼司脸上愣愣的表情,心中莫名产生了一种破碎他平时伪装的成就感。

说实话,他还是蛮喜欢揉他脑袋的感觉的。宗像礼司天生的体温就偏凉,又拥有寒冷如冰雪的青之力,丝丝缕缕的凉意透过柔顺的发丝萦绕在他的手掌上,让周防尊这个一年四季都热得像火炉一样的人感到格外的舒畅。

不过这家伙的头发也太软了一点吧,像个小孩子似的,和安娜的头发有的一拼。周防尊忍不住在心里吐槽道。

不过,再这样摸下去,估计他会拔刀吧?

“好了,宗像室长,没事的话我就去做饭了。”周防尊转过身,朝着宗像礼司挥了挥手,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闪身进了厨房,并极有预见性地锁上了门。

几秒后,宗像礼司控制不住怒气的吼声从门外传来——

“周——防——尊!”



——
——

刚分进重点两个星期就感受到了来自学霸的压力……什么叫做你还在想怎么写而人家已经写完了的那种感觉……

真的真的是没有时间写文了啊好几个脑洞都没写……orz,现在我就盼望着三月三的六天假期写了,这一篇也是我匆忙修改出来的,自己看着都嫌弃……啧。

回到重点班。我现在后悔之前不多刷一点题了,和学霸一起考试才发现了差距……我的天我写完的时候人家已经检查第三遍了!!

我的心灵受到了创伤。

学霸伤不起,信学霸保平安。

我想我要死在学校了。_(:з」∠)_

感谢阅读。

评论(12)

热度(29)